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资讯 > 正文
马云电影VS陈小庆小说 《功守道》您拿走了我的“菜”
导读提示:近日,由著名导演文章执导、编剧,李连杰监制,马云领衔主演的微电影《功守道》热播。而河南作家陈小庆看了后,却激动的有话要说,是谁动了我的奶酪?马云?还是?究竟是偶遇巧合,还是 ?《功守道》是您拿走了我的“菜”吗?我是《寻找华山派》一文作者,陈小庆,我有话要说
    
   
                          
■文/孟庆华

    近日,由著名导演文章执导、编剧,李连杰监制,马云领衔主演的微电影《功守道》热播。而河南作家陈小庆看了后,却激动的有话要说,是谁动了我的奶酪?马云?还是?究竟是偶遇巧合,还是...?《功守道》是您拿走了我的“菜”吗?

    我是《寻找华山派》一文作者,陈小庆,我有话要说....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长久以来默默为文字消磨着青春和热血。
但我绝对没想到我小说里的情节会出现在马云主演的电影
《功守道》剧情里
    

    那是我2013年冬天创作的一篇小小说作品,发表于2014年第4期《百花园》杂志。当时中国小小说作家论坛还没注销,当时最先看到这篇作品的是小小说高研班的冷清秋老师,也是在冷清秋老师的推荐下首次刊登《百花园》。后被2014年第8期《小小说月刊》转载,2014年第8期《民间故事选刊》转载,公众号《阅读与智慧》等等众多网络新媒体转载刊发。

    11月13日和往常一样晴朗,双十一的余热还没有消退,到处都是双十一的快递电话,到处也都在传颂马云在他领衔主演的电影里武功盖世无双。恰逢手头工作告一段落,我随手打开了电脑,点击《功守道》打开——这么火的电影居然没有一秒钟的广告,他心里马上为马云点了个赞:到底是马云!
   
    
    电影开头:一个秋风扫落叶的日子,一身轻装的马云来到一处山林的开阔地,看到树叶掩映的华山派三个大字时,马云若有所思……
而我却在那一霎心跳加快了。

    因为这分明是我小说里的情节。好了,情节就此加快——随着情节深入我抑制住心跳看到最后,马云师傅站在华山派大门外,忽然就出来一群警察——佟大为,黄晓明,李晨,还有几个鼻青脸肿的,一起严厉质问马云大叔想干嘛。马云一看莫名其妙又很快恍然大悟,连连摆手说对不起、对不起,并一字一句地抛出了本部电影最大包袱:我真的没有看见“华山派”三个字后面还有“出所”两个字,我相信,大多数人看到这里都笑了。

    而且,随即就有评论指出这个喜剧效果很好的。

    就结尾这一句,让马云从一个武林高手一下子成功转变为充满人情味的喜剧明星!他的形象一下子可爱无比,但我看了之后,心情酸涩而复杂。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不小心你的孩子被别人抱走了,乔装打扮一番又抱出来——
     
     

 但是无论怎么改变,你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不管填充了什么,遮盖了什么,但是你生孩子时的那块“胎记”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功守道》里马云抖出的那个包袱,恰恰是我四年前写过的一篇小小说《寻找华山派》里的内容。可以说没有那个前面“华山派”的伏笔,没有后面“出所”两个字的包袱,这部电影《功守道》就失去了很重要的看点。


    看到和自己小说有如此大的关系,任是谁还能保持沉默吗?

   电影开头马云望着树叶掩映的“华山派”三个字,和我的小说里描写的那句……见门前一金字招牌大书“华山派”,在繁花丛中很是让人肃然起敬……这样的相同让人能够沉默吗?


    “华山派……出所”,五个字,电影和小说里是一字不差的。同样以植物掩映后面“出所”两个字的情节也是分毫不差,电影开头很吸引人,一个秋风扫落叶的日子,一身轻装的马云来到一处山林的开阔地,看到树叶掩映的华山派三个大字若有所思……当然配音很离奇地是戏曲那种诡异的敲敲打打,让人心里觉得事情一定有蹊跷!

 
   无疑,马云是个好演员,马云那郑重的表情非常对路,为接下来的一切埋下了很好的伏笔,接下来马云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武林高手,这个过程古今中外没有什么不同,如果电影就仅仅是这些寻常内容,马云是不会倾情出演的,他喜欢的味道,是趣味的东西。

     
    附:小说《寻找华山派》全文:

 

                  寻找华山派

                     ○陈小庆

 我十六岁那年,天下大乱,武当派与少林派因招生生源纠纷,势不两立。我想,学点功夫在身上总不是坏事,便辞别家乡父母,既不上武当也不去少林,直奔西岳华山。


    那天我骑着毛驴到达一座高山脚下,云雾缭绕,仙乐飘飘。我在一个朱漆大门前停下,见门前一金字招牌大书“华山派”,在繁花丛中很是让人肃然起敬,顿时心花怒放!忙下驴近前敲门。许久无人应门,难不成都去野外拉练了?

 正疑惑,一个声音在背后问:“找谁?干什么的?”忙回头,看到一个官差扛了水火棍盯着我。他是个扫把眉。
  
“这里不是华山派吗?”我一本正经地问。

    “呃——这里是华山,”他伸手拨了拨那丛茂盛的花草,我看到“派”字后面还有两个字——“出所”。“是派出所啊——那么华山派在哪儿呢?”我恍悟,仍执著地打听。

    官差很和气,伸手一指,我顺手望去——他手上有只生锈的金戒指!“看没看见那棵树,对对,就是山头上那棵苹果树,走到那棵树下,你便能看到华山派的大门了。”说完他神秘地笑了一下。

    我骑驴上山,这驴恐高,越走越慢,越走越抖,最后竟趴在地上,死活不再前进。我将它栓在一棵柿子树上,徒步上山。

   到山上,我迷茫了,这里到处都是柿子树,刚在山下看到的那棵山头上的树,到底在哪儿呢?我站在山头四处望,哪里有华山派的大门?

   我又往回走,路过栓驴的那棵树,大惊——驴不见了。此驴胆小,已吓腿软,断不会自己下山的,一定被人偷了去。我只得返回那个派出所,找那个扫把眉官差,他却不知所踪,倒是一个头戴方巾的老秀才在劈柴火,准备做午饭。


   我问:“刚才不是有个扫把眉的官差吗?”我一边问一边望向山头,怪得很,我没有看到那棵树,我只看到云雾缭绕的山上苍苍茫茫。
 

老秀才停下手中的斧子,笑了笑:“你是不是被老宋一指就看到那山头上的一棵树了?”刚才那扫把眉官差叫老宋。
我点头说:“是,咋回事儿,现在怎么看不到?”


   “唉,在老宋眼里,这山上只有一棵树……”老秀才欲说什么,但仍去劈柴了,看样子很饿,心急手软,总是劈得厚薄不一,不符合国家标准。

    “华山派在哪里?”我问。“经营不善,已经转让了,现在是粉条作坊了。”老秀才生着火,开始煮雪。
 

“那些华山派的高手们都下岗了?”我问。


   “怎么会?老宋就是华山派的老十三。”老秀才往沸腾的雪里放了一把面条,还有一些白菜,“华山派都有文凭,全都分到了衙门里当保镖。”

    “老宋?他是华山派的高手。”我惊道。
 

“可惜,他不该一直活在过去……”老秀才似有所指。我掏出挎包里的道口烧鸡,请老秀才吃。老秀才一高兴,把老宋的所有秘密都告诉了我——

“他手上那枚铁锈的金戒指,是一位姑娘送给他的,那个姑娘是华山派掌门华一的姑姑的邻居的堂妹的嫂子的哥哥的女儿的同学!”老秀才说道。

“啊,这姑娘与掌门华一的关系这么近?”我大惊。

“要不也不能让老宋这么上心,以至于后来失魂落魄!”老秀才认真地啃着鸡胸肉。


 “后来,”老秀才又啃起鸡脖子,说:“那姑娘见华山派不景气,便南下武当,临出门时骗走了老宋的姑姑的邻居的堂妹的嫂子的哥哥的女儿的同学一百两银子。”


   “这对老宋打击挺大吧!”我又大惊。“老宋至今都不明白她骗的是谁的银子。”

“你明白吗?”我好奇地问。


  “我当然明白,骗走的是我女儿的私房钱,为什么我会这么穷?都是老宋喜欢的那个姑娘害的。”老秀才叹口气,烧鸡只剩两个腿了,他不再吃。

“你不恨老宋?”我一边问一边拿个本子记录着。“我恨他干嘛?他才可怜呢,天天往这山上看,所谓一叶障目不见华山,在老宋眼里,这山上只有一棵树。”
 

“为什么呢?”

“因为那棵树,是那个姑娘一次吃苹果时,吐出来的苹果籽长成的……哎,喜欢一个人,连她吐的苹果核都是宝……”老秀才说完,提着烧鸡腿走了……

载2014第4期《百花园》.2014年8月下半月《小小说月刊》转载.2014年《民间故事选刊》第8期转载。小说发表后被多家小说及故事类杂志转载,影响非常广泛。2014年第8期《民间故事选刊》2014年第8期《小小说月刊》下。

 

我说:我想马云先生应该是没有看到我的这篇小说的,我的所有小说,繁忙的马云先生一定都没有看过,但我真的想邀请马云老师来看看。

   因为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如何让自己的小小说更有趣,更幽默,更有看点,同时也想告诉马云先生:这个华山派出所的小包袱,真的只是个小包袱,您还可以把电影演得更好!华山派出所只是冰山一角,我这里有古往今来的各种好看好玩的东西,您难道不想看看吗?譬如我的《避雨开封府》您看过吗?譬如我的《寻找小三》譬如我的更多更多的作品,您看过吗?志趣相投的朋友最终都会遇见,我相信。

 


本文来源:
版权声明:
杏彩彩票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均来源互联网络,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推荐阅读
图片新闻